探寻真正杭州之灵隐白乐桥

新疆南疆副区小麦种植的品种有哪些?
admin2019.08.04

  九里松是杭州最古老的风景林带,成景于唐玄宗开元年间袁仁敬任杭州刺史时。 “凡九里,左右各三行,每行相去八九尺”(见《西湖游览志》),后松树成长渐如偃盖,时时与山间白云相接,故曰“云松”,有“九里云松”之称。

  宋时,集庆、灵隐等寺院的僧人自觉担负起养护松树的责任,他们分段保护这片树林,还补种了不少松树。

  明中期后,古松连连丧于斧斫,九里松景逐渐式微。至清乾隆年间,万绿参天,松涛如潮的景观已化为乌有。

  嘉庆往后近两百年,九里松重植又一度初复旧观。但可惜昙花一现,不久复遭毁坏。特别是日本侵占杭州期间所作的扫荡式砍伐,把九里松变成了一片荒原。

  新中国成立后,九里松经过多次补植与整理,逐渐恢复了“九里松”景观,有松十行,宽达百米。

  20世纪80年代末,人行道外种植械树等落叶树,树下层种杜鹃,在苍翠中又增添了丰富的色彩。

  今天,作为景观道的九里松已归属为灵隐路的一部分;而茂密的松林夹道,仿若滤去人世喧嚣和人心浮躁的内心景观:九里松,是静静修行的一部分;而在漫长无尽的时光里怀抱着旧梦以及憧憬的“行行重行行”的九里松,也是积淀深厚的杭州历史文化的一部分。

  从洪春桥到灵隐,是跨越千年的九里松。是一段回味悠长的时光之旅,适合一个人在清晨或黄昏,慢慢地行去。

  盛夏时候,曲院一带呈现‘接天莲叶无穷碧’的景象。有一个黄昏,我和朋友们在湛碧楼聚会,当我走上湛碧楼前的曲桥,晚风过处,万竿荷叶在西湖的舞台上像经过无数次排演一样开始了婀娜的舞蹈,荷香袭来,令人心旷神怡。

  若时光倒回一千年,曲院会回到洪春桥的麯院,荷花会娉婷于金沙溪入湖处。明田汝成的《西湖游览志》说:“粬院,宋时取金沙涧之水造粬以酿官酒。其地多荷花,世称‘粬院风荷’是也”。‘麯院风荷’在南宋亡之后日渐荒湮。康熙三十八年(1699年),为迎皇帝巡游,杭州知府特地把洪春桥的“麯院风荷”旧景移至苏堤的跨虹桥畔,并在岳湖里引种荷花,增设水榭楼台麯院酒坊,招来伶人弹奏江南丝竹。自命风雅的皇帝看荷听曲,欣然提笔游龙,将‘麯院风荷’写作‘曲院风荷’,命人立碑建亭,恭制匾额,奉悬亭楣。这就是西湖十景‘曲院风荷’的由来。

  南宋时洪春桥畔除粬院外,还有左军步兵驻扎三寨之一寨兼总教场。《西湖游览志》卷十载:“行春桥,宋时为左军教场,有马三宝墓。”至元十五年(1278),有军厮名狗儿者,掘之,得一铁卷,题曰“雁门马氏,葬横冲桥”。始知“行春”乃“横冲”。杭州话横冲念(wangchong),读音与行(hang)春,洪(hong)春皆近似,由横冲而行春、洪春,料是常往来过桥的文人附会。洪春桥于1976年重建。‘双峰插云’御碑亭在其侧。

  八十年多前,曾是波音第一位设计师,被称为“波音之父”的王助在位于笕桥空军基地的‘中杭厂’担任监理。当时他在杭州的住所,是九里松22号王园,就在后建的解放军一一七医院内。

  医院始建于1951年。前身为华东军区运输部医训队。1956年7月正式命名为南京军区驻浙部队中心医院。医院在洪春桥与石莲亭之间,占地有三百多亩。据一位退休的老职工介绍,50年代初建时,院区只有两幢主体建筑,一长排平房的门诊楼和工字形的二层楼住院部。院区西面,是临着大片杂树林、荒草地的职工住宅楼。

  医院社区至今还保留着两幢建于56年的砖木结构的坚固的苏式筒子楼。两个进出口之间是一条笔直的通道。楼两头,一是共用的浴室一头是公共厕所,除此之外就是一个个门对门的住人的房间。每一间内部都是14平方米,有些人家是三代人挤在一起。六十年代是粮食困难时期,筒子楼前后的空地以及医院北面大片的荒地都被开垦出来,种番薯、土豆、花生、蔬菜。后来还养过猪,养过牛。

  医院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以后建造了不少新楼,墙上写着肿瘤楼的一间老房子,原先叫护校楼,是温州医学院的代培点,当年一楼是护士培训学校,二楼是学生宿舍。护校楼培养了一批又一批护士,去往各地医院和本院各科室。

  1981年7月11日的杭报上曾登载一则杭香厂生产的‘爱的’香水的豆腐干广告,广告像一块小黑板报,构思精美,图文并茂。广告左侧画着一簇玫瑰花与两只蝴蝶,上下两只翻飞的蝴蝶之间有‘敬请试用’的字样。居左的黄金分割点上放一瓶别致风尚‘爱的’牌香水。‘爱的’香水右侧有装点着单朵玫瑰的寥寥几十字的香水广告词,其中有“幻想香型,质地优良;新颖典雅;香味浓郁持久;芳香四溢”的话,读之令人如嗅到了那一种朝气蓬勃的年代的迷人的芳香。

  杭州香料厂,筹建于1958年,前身是地方国有西湖香料厂,归杭州园林管理局领导。原厂址在洪春桥桃源岭36号。1959年迁至石莲亭北侧溪畔(现灵隐路16号),1960年业务由杭州市轻工业局领导,1962年隶属于市轻工业局,1966年更名为杭州香料厂,是轻工部最早定点生产香精香料的国有中型一级企业,为全国五大香精厂之一。历史上的杭香有14种产品获各级优质产品奖。其中部优产品4种,省优产品7种,市优产品3种,有9个科研项目获重大科研成果奖。杭州香料厂在1990年10月因环保需要迁址到秋涛路婺江路,2000年改制后更名为杭州西湖香精香料有限公司。

  六七十年代生的杭州本地人对它会有较深的印象。很多上学上的学童、晨练的市民、上班的工人都见过武林门外的农送玫瑰花瓣的车辆往九里松方向去。运送玫瑰花瓣的车子踏过马路,浓浓的玫瑰花香弥漫开来,醉了行人的呼吸。

  每到玫瑰收购季,戴着草帽的卖花农民纷至沓来,收购处小楼一侧的道旁挨挨挤挤都是放满玫瑰花瓣的箩筐。不大的厂道另一侧则停满三轮车、自行车。这时节也是工人最忙碌的时候,新鲜采收的玫瑰花瓣要先清洗一遍,清洗后放在阴凉处阴干,然后倒入提炼炉提炼。一到这时,不大的厂区里都是玫瑰浸膏芳香的气味。

  杭州香料厂曾是一家生产天然香料的老牌国有工厂。早年除生产闻名全国的墨香浸膏之外,还生产桂花香精、含笑香精,都是用杭州本地种植的园林花卉作为加工的原料。杭州花卉的香味,就是杭州香料厂的香味,就是提纯了的老杭州的味道。

  原石莲亭2号,后改为灵隐路18号、19号,现挂牌为浙江省文史馆的怀庐,后人根据门墙上镌刻的题额认作怀庐,但研究篆文的书法家却不这么认为,题额上的首字貌似和‘怀’的繁体字相近,但仔细分辨,差别很大,更接近于“獧”,百度解释同“狷”,狷字的大意为孤洁,或许当初在此僻静之地建此庐的主人内心怀抱着幽隐之意。

  大致建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,有传说怀庐是上海某资本家建的,或说是流氓大亨黄金荣的西湖别墅,还有说是的秘密机构。抛开这些莫衷一是的传说,我所感兴趣的是什么样的人曾居住或做客于此?他们都有过怎样的生活?他们的命运和结局如何?在这座大宅中发生过什么样的故事?

  由于怀庐不对外开放,所以我对不对外开放的怀庐充满遐想。后来我在网上发现一张怀庐别墅的照片,是一间很大的三层西式楼房。照片下写着一行文字:立在怀庐的二楼露台上可望见北高峰。与二楼的露台相比,三楼楼顶的露台显得更高、更大。民国时候,这一片建筑稀疏,林木稀疏,视野相对开阔,除了望见北高峰,是否能望见灵隐寺的香火,是否也能望见东面金沙溪上的洪春桥,望见马岭山房,望见香格里拉饭店,望见西湖的风月?

  怀庐在1949年后,一度成为华东革命大学、浙江行政学院的校舍,后一直是省机关事务管理局的房产。也有人告诉我,这间离从前的灵隐小学、西湖中学很近的房子在二三十年前还曾做过教工宿舍,为杭州的教育事业做出了贡献。2018年开年,怀庐经过内部修缮后,成为了浙江省文史馆的新馆,这是怀庐在新的时代中的一次凤凰涅槃,历史建筑和人文重镇——浙江文史馆相得益彰,交映生辉。

  怀庐向前不远,走过石莲亭车站,你就能看见斜对面,灵隐路与梅灵北路交界处那座掩映在树荫里的朱红色的水泥六角亭。亭边还有一棵身躯朝着灵隐路倾斜的五百岁老香樟树,仿佛遥迢的时光递来的一个轻声的问候。

  石莲亭附近,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的家族墓群就在这里。1889年,司徒雷登七岁的幼弟罗伯特早卒,葬于九里松公墓;1909年,大弟戴维狩猎时因猎枪走火,卒于苏州,归葬九里松墓园;1913年,父亲约翰-林顿(司徒尔牧师)在杭州去世。司徒雷登由南京回杭州理丧,葬父于九里松大弟戴维墓侧;1925年,母亲去世于北京,司徒雷登扶母柩经天津海路至上海转杭州,葬母于九里松父亲墓旁。

  1947年9月,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南京举行远东区基本教育会议期间,担任美国驻华大使的司徒雷登请中国代表团顾问,时任浙江省民政厅长的阮毅成回杭后代为察看双亲的坟墓。不久,他来到杭州,先到石莲亭扫墓,然后回到他居住的耶稣堂弄看了故居,之后他受到社会各界的热烈欢迎,并被授予杭州荣誉市民称号……

  司徒雷登先生于1962年9月19日在华盛顿的家中病故。后人遵照他的遗愿将他的骨灰送回他一生热爱的中国,2008年11月18日,司徒雷登的骨灰葬在杭州半山安贤园,与归葬石莲亭的亲人依依相望。

  与此公墓相邻的还有阮毅成之父、民国知名法学家阮性存的墓地。阮性存,字荀伯,余姚人,生于1874年,早年留日,创办了浙江私立法政学堂,为杭州最早的知名律师。先后任杭县律师公会会长,省参议员、省司法厅厅长。曾主持浙江省宪法起草工作。1928年1月逝世后就葬于九里松石莲亭。当时政府取现庆春路西段,将法院楼前法院路改名为性存路,新中国成立后仍用此路名,是杭州唯一保留民国人士之名的路,也是对为人狷介正直的性存先生的功绩的肯定。

  灵隐的后门的金沙涧上,有一座年代久远的石拱桥叫白乐桥。白乐桥原名万佛桥,因桥连万佛寺而得名,后经诗人白居易改建又名白乐桥。白乐桥西北面有龙井茶园,东北沿山临溪一带是改造后的民宿村白乐桥村,现住有四百多户人家。

  白乐桥在上世纪叫白乐桥一组,是灵隐村的四个生产组之一。其他三组是茅家埠、天竺、法云弄。其中法云弄就在灵隐寺景区内,2000年以后,灵隐景区面貌整治,法云弄人集体迁出到了117医院对面的九里松花苑,另有部分天竺居民一并迁了过去。

  2010年前后,告别香火经济,整顿后的白乐桥社区进入“民宿时代”。与满觉陇、四眼井和青芝坞相比,这里的商业气息要淡得多,这里也更恬淡悠闲。盛夏里走进白乐桥社区,耳边传来清凉的流水声、眼前闪过亭子,芭蕉,小桥以及家家户户种满花草的庭院,没有太多人语喧哗,只有随心所安的清静。“小桥流水满山茶,数树禽鸣一院花。云绕北峰诗画里,小住三日已忘家。”天生丽质的白乐桥实在是藏在云山深处的一处桃花源。

  白乐桥有方令孺先生的故居。1958年,61岁的桐城名媛,新月派著名诗人,复旦大学教授方令孺到杭州就任浙江省文联主席。家住白乐桥27号,(现为47号),那是一幢西式小洋房,小院门外有一条流水潺潺的小溪涧。小院里种有梧桐、银杏,还有桂花飘香。方令孺曾经这样描写刚迁到白乐桥的生活:“此刻是晚上九点钟,我坐在明亮的灯下开着电风扇,四周静寂,惟小溪流水玲玲作响,外面风吹着大树萧萧,觉得很舒服安静”。白乐桥27号的小院,大部分时间是清净乃至寂寞的,当然也不乏前来看望的作家朋友。比如1961年,巴金曾到此与敬爱的方大姐饮茗对谈,“有一种无忧无虑的幸福感觉”。

  说到巴金,不得不提现为“中国作家协会杭州创作之家”的白乐桥1号。白乐桥1号前身是孟姓商人的一座旧式庄园,1955年中国作协将它买下,1988年将它重建成江南庭院的样子。地处幽僻,独门独院的白乐桥1号是理想的度假和静心写作的场所。巴金先生生前曾多次来此小住。院墙内的各个角落都曾留下这位赤子的脚印、温热的呼吸和关于现实的思考。现庭院中立着一块半圆形的花岗岩石碑,上面刻着他的亲笔留言:“这里真是我的家。我忘不了在这里度过的两个星期时光,谢谢你们。”落款是1990年。在靠近图书馆的南侧小门旁,两棵高大的枫树下还立着另一块石碑,上面刻着他那句如今听来仍掷地有声的名言:“讲真话,把心交给读者。”

  白乐桥1号自1989年开放以来,已接待数千人次的文人墨客。巴金、夏衍、铁凝、草明、冯牧、白桦、张贤亮、李准等著名作家都曾在这里创作,并留下了题词墨宝和活动留下的纪念照。这座美丽的江南园林式建筑,是文学家用内心的文字香火供奉的寺庙,也是杭州一处充溢着时代精神的文化殿堂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admin

链接:太阳集团娱乐网址

來源:未知

上一篇:黄河水电上半年发电290亿千瓦时 风电增长逾七成 下一篇:极品透视之眼